• 愿沐浴焚香,欣赏大作... 2019-04-24
  • 曹应旺:毛泽东的自信观 2019-04-23
  • “扫黄打非”办约谈网易、百度、B站等多家网站负责人 2019-04-23
  • 钱念孙做客徽派以出世精神 做入世事业 2019-04-10
  • 钉子刺穿食指 消防赶来救助 2019-04-10
  • 观世变专题汇总页不让历史撒谎 2019-04-07
  • 停止接客!杭州奥体某盘摇号在即 购房者头顶烈日前往 ——凤凰网房产 2019-04-07
  • 回复@大雨582:“价值由劳动创造≠劳动必然创造价值”=价值不由劳动创造?你们小学都没毕业,还能讨论什么呢? 2019-04-07
  • 省交控集团党委研究部署“讲严立”专题警示教育 2019-04-06
  • 您好,这个东西没法说.上次某高校教授写了篇引起轰动.恰巧我碰到他在接头买肉夹镆,并且当时他一口气就吃三个.我毫不客气的说,您能一口气能吃三个肉夹镆就是最大的身份 2019-04-05
  • 中国又一“超级工程”将完工 8年耗资1000亿将惊艳世界 ——凤凰网房产 2019-04-05
  • 偶像玄幻剧陆续定档暑期 荧屏满溢青春气息 2019-04-03
  • 报名丨这次的《参事讲堂》我们请来了“9号院”走出来的改革者 2019-04-02
  • “创新从来都是九死一生”(人民论坛) 2019-03-31
  • 【纯黑攻略】《恶灵附身2》逃生再临p3 2019-03-29
  • 愿沐浴焚香,欣赏大作... 2019-04-24
  • 曹应旺:毛泽东的自信观 2019-04-23
  • “扫黄打非”办约谈网易、百度、B站等多家网站负责人 2019-04-23
  • 钱念孙做客徽派以出世精神 做入世事业 2019-04-10
  • 钉子刺穿食指 消防赶来救助 2019-04-10
  • 观世变专题汇总页不让历史撒谎 2019-04-07
  • 停止接客!杭州奥体某盘摇号在即 购房者头顶烈日前往 ——凤凰网房产 2019-04-07
  • 回复@大雨582:“价值由劳动创造≠劳动必然创造价值”=价值不由劳动创造?你们小学都没毕业,还能讨论什么呢? 2019-04-07
  • 省交控集团党委研究部署“讲严立”专题警示教育 2019-04-06
  • 您好,这个东西没法说.上次某高校教授写了篇引起轰动.恰巧我碰到他在接头买肉夹镆,并且当时他一口气就吃三个.我毫不客气的说,您能一口气能吃三个肉夹镆就是最大的身份 2019-04-05
  • 中国又一“超级工程”将完工 8年耗资1000亿将惊艳世界 ——凤凰网房产 2019-04-05
  • 偶像玄幻剧陆续定档暑期 荧屏满溢青春气息 2019-04-03
  • 报名丨这次的《参事讲堂》我们请来了“9号院”走出来的改革者 2019-04-02
  • “创新从来都是九死一生”(人民论坛) 2019-03-31
  • 【纯黑攻略】《恶灵附身2》逃生再临p3 2019-03-29
  • 七星彩开奖号码结果:下雪 过年

    2019年02月11日 16:43   来源: 阿勒泰新闻网官方微博

    江苏7位数怎么看中奖 www.dzrp.net   下雪 过年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 樊晓丽

      从大年二十九开始,雪好像商量好似的,一场接一场的下,也好像是为了应生肖猪年的景,宽大而厚实的雪铺天盖地涌来,仿佛要把这几年少下的雪,趁着过年的当口,尽情地下个够。

      雪对于北疆的冬天绝不陌生,进入十一月,雪和冬天一起统领天地间,入冬就下雪,雪来冬更深。

      在冬天出生的人,西北边疆的父母自然而然会给孩子取个带“雪”字的名字;认识个朋友,他的名字直接叫雪生;我生性慢,妈妈说冬季出生的我一定在雪中冬眠,还没睡醒……

      风是冬和雪的伴奏。大地上的绿色都已褪尽,几片枯叶恋恋不舍悬在枝头,突然就寒风四起,萧飒笼罩,吹走残存的秋意,吹来西伯利亚的寒流,人间万物隐秘于冷的威力背后。

      但是,别怕,别忘了,还有那不需漂洗的白、晶莹的纯粹,在天空轻盈自在,无声却把可以触摸的光芒铺满大地。

      就像南方不缺花红柳绿一样,北方的雪即便如遍地金银散落,穿着熊抱似的北疆人惯如匆匆的赶路人,少了几分赏玩的态度,只留下嘎吱嘎吱快步走的声音。

      特别是大雪后,被极寒包裹的行人脚步更迟缓了,路变得更漫长了,车子像蜗牛躇躇前行,一不小心甩个心惊胆战。最煎熬的是那扫雪人,用一把尖头利器,如鸡啄米般,一点一点的啃食被车流压实的冰雪路面,左手换右手,右手换左手,一连几个小时都不曾抬头,两眼被雪光逼的直冒金光,才发现,“黑路”才那么短,“白路”还是那么长!

      所幸,机械代替了人力,雪后,大型扫雪车快速上路,轻松把雪清扫干净,少了雪的烦恼,多了几分雪趣。

      从第一场雪落开始奠定了冬的主角,不需犹豫,是冬天来了。而如今的冬天常常有了生疏之感,虽然时间已是冬令,只是温度并不低,冷得更不干脆,甚至还有暖冬暧昧的样子。羽绒加身的人难免嘟囔一句:怎么不冷啊。不是喜欢那令发抖头皮发麻的冷,是该冷不冷,总有一丝隐忧。除了不那么冷以外,心里焦灼的是干燥的天没有一丝雪,雪的白、雪的凉、雪的湿、雪的魂,伴随冬一天天变深而愈发渴盼。

      黑色的路面没有绿树的衬映,在冬风的搅扰下显得疲惫不堪,像是总也洗不干净的脸。出发的脚步没有踩在雪上的嘎吱嘎吱声该是多么单调乏味??!而穿过雪原的小路,循着已有的脚印或自己踩出一条小路,总会有铃声起伏,从脚下贯通心肺,明目醒脑,好一个冬!好一个有雪的冬??!那冷那漫长已无需介意。

      只是如期而至的雪并不年年如你所愿。有时来的晚,有时轻描淡写飘几朵,像是蹩脚的主妇做出寡淡的汤,少些许盐味,缺点投入的热情,象征性撒点飞絮,还未把裸露的秋翻地垄遮住,就草草收兵,完全不顾望眼欲穿的心情。

      从怨到盼,从盼到接受。只要有雪就有惊喜,农人渴盼瑞雪兆丰年,北方高山滑雪场卯足劲欢迎来旅游的贵客。总是梦着醒后临窗一望大声一喊:下雪啦……

      临近年,一年的日子和心情都被重新整理,待新年和春天一起出发?;丶业娜?,千万里,顶风冒雪,乘船坐车,或漂洋过海,或从江南水乡奔向北方雪国,那里有阔大无边的雪任你撒欢,那里有牵肠挂肚带着笑和泪的白发娘亲。

      欢庆的年和飞舞的雪,火红的福字、春联和极致的雪白划破极寒,人间与天地合奏春的曲,在浓浓的年里如痴如醉。

      下雪、过年,过年、下雪。

      永远的雪、永远的年。

    [责任编辑:崔航瑞 ]